Z

给三年级补课,作文题目《我的植物朋友》

其中一个人,写,仙人掌跳起来给我爸脸打肿了。

🌝🌝🌝🌝🌝🌝🌝

47

路人甲的童话故事

前言:这是一个没有救赎的故事。

路人甲和校草的第一次发生在一间狭小的电车。
周围是摩肩接踵挤挤攘攘看不清面孔的陌生人,他将校草压在车窗上肆意侵犯,恶意的玩弄着校草的身体,临了还拍校草下照片,送了一句下次再约。

他们的关系就这样开始了。

每当他在学校被那群人哄笑欺辱,他就会将校草叫出来,发泄心中的怒火。大多是一场暴力的性爱,夹杂着言语的侮辱。
他们的关系在诡异中维持着平衡,却在某一天,被打破。

有人向校草表白了。
那女孩长的极漂亮,脸上画着淡妆,马尾扎的高高,缠绕着的红色丝带俏皮的随着女孩一举一动在黑色的发间跳跃旋转。
告白的阵仗弄的很大,所有人都觉得女孩和校草郎才女貌极其般配。

“果...

5 197

【彩蛋-宋薛】有始有终

原著向,宋薛(微晓薛),ooc


秋雨下了两重的时候,宋岚遇到了故人。

人生四喜,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旁人一生不过匆匆百年,少者四喜遇其一,多者四喜皆全。到了宋岚这里,囫囵半生,久旱逢甘露,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都于他无缘,仅剩下个他乡遇故知,还偏生出了茬子。

在这方偏远小镇的他乡,宋岚遇到的,于其说是故知,倒不如说是故人。

故人。

这个称呼用在宋岚和薛洋身上若是叫旁人知晓,面上表情定然不会好看。

就连宋岚也觉得,故人二字用在他和薛洋身上,说不出的讽刺和可笑。

宋岚合该是恨薛洋的。

他这一生所珍视的,所在意的,所期待的。都毁在薛洋手中,就连他,也因薛洋而死,成了一具走尸。

但...

人生,就是一场自我认知的旅程。

20 42

这个字,念它的时候,舌尖抵着上牙根,一口气由胸腔吐出盘亘于口,接着一鼓作气,脱口而出,仅仅是说出它,心中的阴郁之气便随着言语消散于空中。

糖是甜的,人生是苦的。

我总和朋友说,日子过的太苦了,不时不时奖励自己一块糖,怎么能活的下去。

开心的时候吃块糖,将心理上的甜转换为舌尖味蕾的甜,整个人都暖融融的。 难过的时候吃块糖,用糖的甜冲淡舌尖心上的苦,笑笑又是新的一天。

我喜欢糖,不限于种类,似乎每种糖都有它的独特妙处。

硬糖咬起来脆脆的,一口下去所有不愉快都被咬碎,含着的时候又特别抗吃,香甜长久不散。

软糖有些粘牙,但这才是绝妙之处,以前我吃软糖时想的都是那些看过的爱情故事...

【百日叶翔day.94】天下成双

“喂,你就是叶修?”

一道清亮带着冒失的声音,在寂静的林边炸响。惊起树上停泊正在梳理羽毛的飞鸟,也引得一旁悠闲打转吃草的马儿支愣起耳朵,眨眨长长的睫毛抬眸看向来人。

“你和我打一场,输了把天下第一的位置让给我。”

听到天下第一几字,树下躺着浅眠的叶修这才有反应。他懒懒坐起身,一只手闲闲搭上他放在腿边的长剑,另一只手搭在草帽帽檐缓缓上推。略带胡渣的下巴,稍显薄凉带着笑意的嘴唇。再往上,挺直的鼻子。直至草帽移到最高处,将下面的面容全然暴露于阳光之下。

他抬首,一双淡漠的眸子看向逆光而站的少年。

来人年岁不大,定然不足双十。眉目间还带着几分未脱的稚气,软软的浅发在脑后随意扎了个小马尾。身上...

1 128

【百日叶翔day.92】哥只是传说

01


大家好。

我叫一叶之秋。

不是那个百度上,意思是从一片树叶的凋落知道秋天的到来,比喻通过个别的细微迹象可以看到整个形势的发展趋势与结果的一叶知秋。

而是,一叶,之秋。

若你还是不明白,哥教你。

打开手机百度,输入荣耀,一叶之秋。随意哪条点开,帖子往下几千楼夸的都是哥。

要是到这种程度您还是不认识我,出门右转,恕不远送。


02


提起我,想来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定是斗神。

毕竟向我一样有名的,还有几个。像我一样能打的,整个荣耀大陆,独一份。

秋木苏这货沉迷挖草药早已退出江湖的不算。


03...


第三次,小药片和张仙人的分手battle,56分钟结束。

起因是我qq大号把他删除了,因为天天和他巴巴到下半夜,根本就不学习。

这事我的错,小药片生气也是正常。

小药片说:“咱俩就这么淡了。”

“以后一天说的话比一天少。”

“后来就不联系了。”

“多年之后,可能一回想,会想起曾经有这么一个人。”

“我记性比较好,记得能多一些,像你的话,可能都忘记我们聊过什么,顶多记个名字。”

“就散了吧。”

我想着说的也挺对,反正结局都是分开,就分手了。

我这人就是快刀斩乱麻,当断则断。

然后小药片电话就打过来了。

“我不管,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不分。”

“我就是不同意。”

“我什么...

35 74

不肯赦当年 20(完)

(箐姐说要让你们看爽)


第二十章


我和蓝湛正在前往云梦的途中。


接到宋岚的来信,我几乎从小苹果上摔下来。


他居然就这么放跑了薛洋。


还让他带着小师叔的魂魄?


那他不是要捅破天?


意识事情有变,我们立即掉头赶往白云观。


我们到时,宋岚很反常地像往常一样授课,抚琴,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我们问他,他也不急,反倒似笑非笑地说,没事,反正他还会回来找他的。


只能用可怕两个字来形容。


我去囚屋看了下,那里的阵法已被破坏。


说明薛洋是中了伏之后,被宋岚自己放走的。


问了宋岚,他还是一样的回答。


“薛洋守诺,必然会回来...

不肯赦当年 19

(作者是箐姐,本人只是代发)

第十九章

后面的路逐渐往下,洞内也愈发黑暗,没有了自然光,但或许是因为此地的岩石结构比较疏松,空气还是流通的,也有流水。

好在我们备足了存粮,我又燃了一道灵符,照亮眼前。

虽然路途时而狭窄,时而陡峭,但我有信心走出去。

等出去以后,理清一切,了结前尘,或许可以……

我回头看了眼抱着孩子走在我身后的薛洋。

他正边走边看着怀里的孩子,微笑时露了一下虎牙,时不时逗弄着对方,两人都很开心。

回想起复生后初见他,就把他关在了门外。

那时我是不愿看到他的,那几个月几乎没有给他一个正眼,除了因为对他犯下的罪恶的厌恶,更多的是不想承认曾经那个少年竟然是他,薛洋。...

 
1 / 17

© Z | Powered by LOFTER